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ispeak在黔南,有这样一支公安“脱贫攻坚突击队”-黔南公安

在黔南,有这样一支公安“脱贫攻坚突击队”-黔南公安

“公安局是不是新招警察了?最近在街道上巡逻的警察都好帅哦”、“上次在渡江广场走失的小孩,就是他们帮助找到的。”前段时间,在黔南州瓮安县和龙里县,群众的眼睛及时捕捉到了这些“新来的警察”。
瓮安、龙里两县是贵州省明确的今年脱贫摘帽县。两个县的公安机关派出大量警力参与脱贫攻坚工作,导致公安工作出现警力不足、业务工作开展不畅的情况。黔南州公安局党委急基层所急,想基层所想王歌慧,决定在州局机关选派民警下基层,全力支援瓮安、龙里两县公安机关开展工作。5月21日,来自于州局机关各业务警种共70名民警组建成2支脱贫攻坚突击队,按照“瓮安、龙里两县一日不摘帽、不出列宦海龙腾,州局突击队一日不收兵”的要求,奔赴瓮安、龙里公安局开展支援工作。

▲“脱贫攻坚突击队”出征仪式
“新来的警察”,很给力!
“起初让我来带队,我也很犯难,这些民警来自各个部门牛岛良肉,尤其是特警的小兄弟们,人多而且都还年轻,担心会出问题异世无忧传安圣浩。”说这话的是龙里县脱贫攻坚突击队队长蒙荣辉,最初,他对于带好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心里很没底。
5月22日,是队员们到岗后的第一天,正好赶上民族传统节日“四月八”。突击队的特警队员被分成几组配合县局特巡警大队执行安保、巡逻防控的任务。“一下车就分配任务,县公安局的作风真的扎实”,这帮“年轻的”特警队员们对于县公安局的这种安排很不理解,两个县的突击队长蒙荣辉和王景斌顿时也感觉到压力倍增。
“没想到从第一天开始执勤,之后根本就停不下来”。龙里县特警队员负责人陈泉说道“来之前就做好了吃苦受累的准备,没想到这硬仗是天天都在打”。自第一天安保开始,接下来便是“数博会”、“生态文明论坛”、“高考”等各类安保和日常巡逻、接处警,几乎每一天都像是“打仗”。

▲高考期间,驻龙里“脱贫攻坚突击队”特警队员在街面巡逻
这天,特警队员马成奇正在瓮安的大街上巡逻,突然,妻子打来电话,哽咽着告诉他:“我突然大出血,你赶快回来吧。”马成奇来自于江西,妻子带着半岁的孩子从老家来看望他,他却只能将妻子和孩子留在都匀。马成奇心急如焚,立即向突击队长王景斌汇报。州公安局和特警支队的领导第一时间安排人员将马成奇的妻子送往医院,并特批马成奇回都匀照顾病重的妻子越剧十姐妹。七天后,妻子病情稍有好转,马成奇狠心将妻子和孩子送上回江西老家的车,又立即返回突击队。

▲“脱贫攻坚突击队”联合县公安局开展夜间盘查
“和他们接触多了,对他们越了解,有一声不吭带病坚持工作的张虎、推迟婚期的高升、家属在瓮安却半个月才能见上一次的刘士宏、崔国民……每名队员都始终把纪律和担当放在第一位,非常优秀”,突击队长蒙荣辉和王景斌对这帮年轻的特警队员刮目相看。

▲瓮安“脱贫攻坚突击队”救助老人
当地群众对“这些新来的警察”更是赞誉有加,他们在居民区徒手抓捕一米多长的毒蛇、帮助走失老人、小孩找回家人、抓获正在实施盗窃的犯罪分子、发现并铲除居民楼非法种植得罂粟、及时化解群众矛盾纠纷……一件件感人的故事,群众都记在了心里。

▲驻瓮安“脱贫攻坚突击队”临时党支部开展重温入党誓词活动
当问起他们有什么遗憾时,陈泉笑着说“要真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届世界杯,错过了好几场球赛孙倩妮,但是这么多兄弟一起看重播同样也很有气氛”。
业务能手,成了圈子里的“红人”
突击队中有刑侦、技侦、禁毒等业务骨干,他们都成了公安局的“宝贝”、“红人”。
技侦民警樊旭随同突击队刚到龙里,就被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请过去。两天前,县里刚发生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突击队来得正是时候借金姐妹。樊旭果然不负众望,和县刑侦大队的民警一心扑在案件上,案发后第11天,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抓获,扣押涉案资金26万余元,替受害人挽回了损失。

▲“脱贫攻坚突击队”破获系列盗窃案
“平时工作上的对接大多是电话联系,这次和县局的兄弟们一起侦办案件,相互交流,对自己也是一次很好的实战锻炼。”樊旭认为在案件侦办上,基层单位有很多宝贵经验值得自己学习。
同样来自州局刑侦支队的安大海、禁毒支队的陶新宇、治安支队的李金因为熟练的业务技能,迅速成了县公安局的“红人”。
瓮安“突击队”也是捷报频传。在突击队员和瓮安县公安局案件部门的协同努力下,芈原先后破获了38起系列盗窃案,17起禁毒案件,2起假币案,1起信用卡诈骗案,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达100余万元,深受辖区群众和地方党委政府的好评。

▲“脱贫攻坚突击队”抓获犯罪嫌疑人
“严守纪律,业务精湛”是龙里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杨浚对“突击队”的评价谦卑的人有福。
警民携手,圆30年寻亲梦
7月12日,瓮安“突击队”接到上级的一条指令,内容是青岛一民警为安徽被拐人马香妹寻亲,要求核查“马香妹”的相关信息。
突击队长王景斌带着队员谭正刚立即展开初步核查工作。
经初步了解,马香妹被拐已经有30多年,只留下“马场坪村”、“花灯”、“煤矿”等不连贯记忆,核查工作犹如大海捞针。
王景斌和谭正刚并没有泄气,就这些线索逐一展开核查。叫“马场坪”这个地名的共有三处孙雨嫣,分别在福泉市、瓮安县、贵定县,而看花灯习俗的仅有瓮安、贵定两县。
突击队员一方面在瓮安县猴场镇马场坪村及周边进行核查走访,另一方面通过和“马香妹”取得电话联系,争取能获取更多有效信息。这一次,马香妹又回忆出家的附近有一所小学叫桃花小学。
这是一条重要线索。王景斌和谭正刚已经年过五十,他们顾不得休息,又马不停蹄的和教育系统取得联系,最后得到消息:30年前在贵定县宝山街道宝花村马场坪组确实有一所“桃花小学”。

▲民警向柏发珍老人提供马香妹照片进行辨认
两位民警立即赶到贵定,对宝花村马场坪组居民进行走访核查,了解到:该村民组的马玉明(已去世)、柏发珍家中有个女儿,30年前与同伴到邻村看花灯时走失武宣家园网,一直没有回来。当天,民警完成了柏发珍老人的DNA样本提取工作。通过与安徽警方采集到马香妹的DNA样本比对,确定马香妹与柏发珍有亲缘关系。

▲在”脱贫攻坚突击队”的帮助下,马香妹与失散30年的亲人团圆
8月24日,王景斌与贵定公安局民警前往安徽省御朱门,将比对结果告知马香妹。马香妹带着丈夫随同民警一道回到贵定,与失散三十年的亲人相认。亲人相见,抱头痛哭,感动之余,78岁的柏发珍老人一再握着王景斌的手表示感谢ispeak,老人说:“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还能见到我的女儿,太感谢你们了北投狼人。”
两个月后,脱贫攻坚突击队圆满完成工作,离开了龙里和瓮安,他们勤奋工作,爱民为民的佳话却留在了当地群众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