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ix35优惠坑,醒目!(《大唐烛龙传》第四回上)-鹦鹉热症候群

坑,醒目!(《大唐烛龙传》第四回上)-鹦鹉热症候群
第四回 神仙光环慑李杜政委大能化袁王
对还很天然的隋朝人来说,佛道两派还没有非常完善的体系能敌得过大气磅礴基本无懈可击的洪荒流。更别说精通传统说书技巧的烛九阳还无耻的加入了自己的精神力量。更是让诸人听得如痴如醉深信不疑。
烛九阳见到众人反应虽然早有预料心中也不禁有“吾计已售”的得意感,他早就知道在唐代作为佛教传教形式的说唱艺术“俗讲”出现以前,就算这样的简单的半文半白地讲故事那也是种艺术创新。当时人们的娱乐活动可怜到爆,只要他把洪荒流散布出去,再找几个心思活络的点播一番,这部《佛本是道》红遍大江南北那是十拿九稳。
舆论这个阵地你如果不占领,敌人就会占领。这正是穿越者的优势所在啊。有了《三国演义》普通平头百姓谁会去看《三国志》?
烛九阳深信比起晦涩难通故作神秘的佛道两派经典,这通俗易懂超越时代的说书那就是精神原子弹,绝对能把占据现今思想统治地位的佛道儒诸教轰下神坛。
寇徐到底是“少年”人,性子也活泼,虽然身受重伤神思颓废,也不由得被烛九阳的说书吸引住了心神。这是寇仲不由得开口问道:“仙师,照你讲这西方教和阐截两教需要人类香火愿力,这愿力到底是何物?对神佛来说又有何用呢?”
烛九阳斜睨了寇仲一眼,手指旁边插花花瓶开口答道:“尔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尔心同归于寂。尔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尔心中无佛无仙,则这世间便也无此阿堵物。这便是唯物主义光环!”
宋师道沉吟片刻问道:“仙师,不谈魔门,这儒家讲求君臣纲纪父子人伦;佛教则求大解脱大欢喜大自在;而道教守清静无为之道有积德行善之心。这三者都有教化之功,虽然求取人类信仰,但是对人间实无危害反而有功……”
烛九阳冷笑一声,不耐烦地打断道:“凡人的智慧!你当这信仰之力只对这域外神灵有用吗?如果人类能把崇信神佛仙魔之心来崇信自我本身,到时候便是这天下苍生人人如龙。为何当代凡人修仙尽成虚妄,便是这人类不以本心反求外道。只能和光同尘,修到极致之处也不过镜花水月为他人作嫁衣裳。”
徐子陵急着问道:“我娘曾经传我们傅采林师祖的九玄神功,这里面说到人类神通自足不假外求,我们本身就是个大宝库。这是否就是仙师您说的崇信自我本身?”
烛九阳撇嘴道:“还是凡人的智慧。不过人间界有此人物,倒也不愧有宗师之名。只是把人身当做器具,形而下矣。形而上才谓之道,人身不是器具神针记,我执便是我道!”
宋师道这时皱眉说道:“龙阳子仙师,您所说的人人如龙我执我道,岂不是各个自私自利,视纲常法纪如无物。这天下岂不是比之诸侯纷乱还要糜烂?我们人类岂非要重回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恕师道愚钝实在难以理解重生年华似锦,请仙师开示。”
烛九阳状极轻蔑,仰天长笑,半晌未收。他站起身来,戟指向天向众人当头棒喝地道:“我要让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贝儿偷钱,要这众生,都明白我的意季逸超,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众生皆可成龙,皆可解脱,皆可明悟,皆能得自在。这便是我的道,也是你们的道!”
他运足功力充满王八之气和暗示术的中二狂言当真是声震四野撼动天地,众人眼前一亮,原来是窗外阳光恰巧此时射进舱内,心中如同拨开迷雾一般一阵敞亮地进入烛九阳的NC光环,不由自主地拜服在地。
这便是后世传说的“第一次冲击”黛千寻。历史的车轮从此野马脱缰般地滚滚向前!
其实烛九阳虽然身处“逆境”,但是对于莫余毒也的他来说心态还是很放松的。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个单机游戏张伊伊,他轻而易举的触发了关键剧情,入手随从两只,虔诚信徒一个,浅信徒若干还有四艘载满盐货的艨艟,顺便还提升了宇文阀和宋阀的友好度。
没错了,在他的忽悠大法和NC光环之下。被动过手脚的双龙成了他的名义上的记名弟子实际上的童仆。至于会不会变成妹抖,则要看这二人的造化和烛九阳的心情来着了。根据烛九阳的恶趣味,把二人改为名……寇清风、徐明月。
加上因为有可能是家庭教育和失恋打击的关系,很吃烛九阳那一套的宋师道,如果按照教主发明的DND成神流的套路,一根信仰丝线已经从他身上连接到烛九阳的身上。由此也可见,成系统有一定理论高度的封建迷信对当时知识分子的吸引力了。
烛九阳在宋阀船上这几天的所作所为也已经让宋阀众人把他的高度从武功高得不像话饭量大得不像话态度嚣张的不像话的神棍提高到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慷慨大方的大仙超霸世纪。
这个倒是没有动用烛九阳一丝一毫法力,他只不过做了一件他一直很想在武侠世界干的事情而已。
只见船尾几个宋阀门人正在过招,旁观的一人道:“你们看,二哥这套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奇巧诡异实在让人防不胜防。”
旁边一人立即接口道:“你说的不错!但是老七的泰山五大夫剑招数古朴,内藏奇变,丝毫也不落下风。”
另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人打断他们,好奇地道:“老三老四,那你们这对亲兄弟合练得正反两仪剑法比之如何?”
老三老四对望一眼,呵呵一笑异口同声地回道:“怎比得了大哥得仙师亲自传授的降龙十八掌!”
舱房内。
“老爷,人家……人家练功练得实在吃不消了。”一脸媚色香汗淋漓的柳菁娇滴滴地向身上的宋梨花……恩,宋鲁撒娇道。
宋梨花打着光膀,喘息着道;“我辈武人当拳不离手,勇猛精进才是。龙阳子仙师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实乃绝世法诀,比之老夫从野道番僧那里……咳咳咳,家传武学不知道高明多少。娘子,时不我待,且看老夫手段!”
而船头站着三个人正式新鲜出炉的清风明月和已把这四艘船送给龙阳子当做供奉的宋师道。
这双龙换了道服扎了道髻,看上去端是两个雪白粉嫩分外可爱的男孩纸。作为主角这二人资质实在令人恐怖,才几天的功夫得到烛九阳拔苗助长般的亲自传授,这二人气度为之一变,眼含精光身形挺拔动作灵便于艳茹,虽然看上去带了几分女气但是明眼人看着就知道这二人就要进入一般武人终身也不能跨越的先天境界(根据我对黄易书里武学体系的理解,他书里面的级别应该是后天—先天—宗师—天道—破碎虚空)。
宋师道略带羡慕地向二人说道:“两位小兄弟资质实在是过人啊,才得明师相受便一飞冲天大汉雄师。愚兄虽也得了仙师所授的《九阴真经》,却也不过刚刚入门。但是两位小兄弟眼看着就要神功大成啊出魂记。”
双龙心中其实高兴的不得了,武学对这二人有莫大的吸引力。虽然之前对龙阳子还颇有微词,但是碍于身上的伤势不得不投入那烛九阳门下之后武功那是一日千里,两人从心有芥蒂成了心服口服。
清风哈哈一笑,突然拔剑刺向宋师道。这一剑比之当时罗刹女刺向烛九阳的那一剑在速度和力度上犹有过之。这等于是说,只不过初涉门径的寇某人随手发出一剑的威力已经超过淫浸剑道十几年的傅君婥还要强。
只见那宋师道却不慌不忙,面带微笑很从容的用两支手指夹住了这雷霆一剑。
旁边的徐明月用力鼓了鼓掌,说道:“宋大哥的灵犀指果然不凡啊。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不仅名字雅致,果然也是绝学文文姐姐。”接着略带羡慕地说道:“比之小仲……不对清风和我的《全真剑法》和《玉女剑法》那还要厉害几分啊。”
宋师道微微一笑,正要出口安慰,忽然看见在江面上迎面驶来了几艘船。为首的那艘船头站着一人让人印象深刻。只见他头顶高冠宽袍大袖,年约五十,脸容古拙,气度沉凝,不怒自威。宋师道心中微微一动,便提气扬声道:“前面可是杜伏威杜大当家当面?”
舱中正在进食……疗伤的烛九阳听得此言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正主儿来了。
杜伏威那也是一方豪雄,笑看过风云见惯了风雨,而且又有那龙阳子的情报打底,也算是做过心理建设的。但是被宋阀引入舱内真正地直面烛九阳之后就完全HOLD不住了。
一开始是和所有见过烛九阳的高手一样戒惧,毕竟烛龙仙师散发的威压不是凡物能抵挡得住的;然后变成愤怒,这位仙师看上去根本不把杜大佬放在眼中,也不管杜伏威难得的行礼如仪只管自顾自的闷头大吃;接下去就成了震惊,毕竟展现了吃货完全形态的烛九阳的饭量实在夸张到爆;最后醒悟过来眼前的这位仙师一口气吃了普通人能吃十几天的食物后,杜伏威那是真正地被慑服了。
当然大家也不用为被饭量慑服的杜伏威杜老哥悲哀,因为他不是第一个当然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毕竟如果一个人能一口气吃十人份那可以叫做饭桶,但是一口气吃百人份的食物那就绝对不是超级饭桶。
吃过早午饭的烛九阳矜持地用丝巾擦了擦嘴,翻着白眼语气飘忽地问道:“杜将军来见某家,所来何为啊?”
杜伏威不敢怠慢,姬云飞当然不敢说我是来瞧你的这神棍内里有几分成色心中是否不怀好意,万一事有不谐老子就把你捋到老巢给自己讲解《长生诀》来着。
他重新见礼之后才恭谨的回道:“杜某山野村夫,只是和兄弟们混一口饭吃,不敢当将军二字女配翻身攻略。得知仙师法驾莅临,我历阳上下不甚欣喜!杜某虽然战事缠身耳目闭塞,却也知道仙师的神仙手段慈悲心怀。也因此杜某只待收拾了历阳战事的手尾,便来此恭听仙师纶音法旨。ix35优惠”
烛九阳微微点了点头,略带赞许地说道:“杜当家有心了。只是你纵横淮南军务倥偬,又是这天下数得上的大字号,某家区区一个山野逸人又有何教你啊?”
杜伏威直起身来,带着一丝热切地说道:“仙师仁德慈心将这天下人视作通天之途的奇书《长生诀》雕版发售股人计程车,实在是消弭了这江湖中好大一场腥风血雨,真乃无上之功德。虽则杜某资质愚钝凡胎俗体自知不敢窥测仙途,怎奈在下痴心妄想也思摸着沾染几分仙气。只是《长生诀》乃仙家奇书,本人实在不得其门入之,因此厚颜来此望仙师垂怜,开解一二也好慰杜某这向道之心。再者杜某得知仙师雅量宏大,特此搜罗些许俗物和本地名厨以作仙师供奉。”
烛九阳哈哈一笑,不以为意地道:“杜当家这番拳拳之心官路青云,某家记下了。这《长生诀》呢……倒是不忙。只是,某家瞧你眼角带赤天庭晦暗,眼下却有一番劫数啊。”
说着他装模作样的掐指算了算,嘴里喃喃道:“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杜当家你我今日缘尽于此,改日在历阳再会吧。”
说完之后也不见那龙阳子打招呼,站起身大袖一挥径自离座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