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jav008少年时读过的古诗再欣赏:王绩的《野望》-春源视界

少年时读过的古诗再欣赏:王绩的《野望》-春源视界
王绩的《野望》
野望
王绩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少年时分,读诗赏诗还是比较早的,从这些手抄本的年代可以看得出来。

当然,也是比较刻苦和艰苦。买不起书、买不到书的问题非常尖锐,于是还是老办法,就是抄书。
就唐诗部分而言,王绩的《野望》应该是抄下的第一首诗。这个抄本因为当年翻阅的次数多,当年也有朋友借去翻阅,所以封面已经不在了。王绩的这一页也是脱落残破了。

王绩出生于公元585年,也有说是589年,去世于公元644年,字无功,绛州龙门(山西河津通化镇,1972年通化镇自河津县划入万荣县)人。王绩的名字很有意思,名绩、字无功,既有张扬的放也有谦抑的收。但与他的哥哥们的名字比较起来,不成体统。原来,这个无功是他自己取的,有自嘲意味,我猜想他的字本该是“季功”。
王绩出生在隋朝(581年-618年),而定位为唐朝(618年—907年)诗人,因其收成之季在唐朝。
王绩的父亲叫王隆。也是一个学问家。曾于隋开皇初,jav008以国子博士待诏云龙门,向隋文帝奏《兴衰要论》七篇,“言六代之得失”,颇为隋文帝所称道。
王绩应该有三个哥哥,长兄是谁不清楚。
次兄叫王通,字仲淹。这里的淹是渊博的意思,其名字是渊博而贯通,“淹通”是一个词汇。王通是隋末大儒,私人教育家,生于隋文帝开皇四年( 584年),一说生于580年,现无考证,但我倾向于后者。卒于隋炀帝大业十三年( 617年)。他在《隋书》中没有留传,但在《唐书》王绩、王勃、王质传中均有提及刘梦夏。王通弟子记录他的授课记录《中说》之《立命篇》中有“夫子十五为人师”的记载,可见王通少年时即精通儒学,学问极好。死后,门弟子私谥为“文中子”。
三兄叫王凝,字叔恬。是个史学家,担任隋朝的著作郎,编撰《隋史》,没有完成就去世了,王绩接着干这个差事,也没有完成。现在的二十五史的《隋书》是唐代编修的,魏征担任过主编,长孙无忌担任过监修。
王绩还有弟弟,比如王静。
王绩隋末举孝廉,为秘书省正字,不乐在朝,辞归,后来担任扬州六合县丞。当时天下大乱,弃官还乡。唐武德中,诏以前朝官待诏门下省。贞观之初,以疾罢归河渚间,躬耕东皋,自号“东皋子”。性简傲,嗜酒,能饮五斗,自作《五斗先生传》 ,撰 《酒经》 、《酒谱》 甘南情歌,注有《老》、《庄》。其诗近而不浅,质而不俗,真率疏放,有旷怀高致,直追魏晋高风。律体滥觞于六朝,而成型于隋唐之际,无功实为先声。他的诗多以酒为题材,赞美嵇康、阮籍和陶潜,嘲讽周、孔礼教,原有集,已散佚,后人辑有《东皋子集》,又名《王无功集》。 解释一下,秘书省当时是国家典籍的管理机构,也可理解为国家图书馆。而正字就是校对。这是个职别不高的角色。到了唐朝之后,也没能置身台辅,这对于自幼好学,博闻强记,少年时就被朝中大臣杨素等称为“神童仙子”的王绩来说是个打击,加上王绩饮酒,疏于公务,遭到弹劾,王绩感叹说:“如同陷入天罗地网一样,处处都是束缚,我将能到哪里去呢!”所以回乡归隐。
王绩嗜好饮酒,到了如命的程度。他有句口头禅:“恨未逢刘伶,与之闭户狂饮”。他的诗《醉后》:阮籍醒时少,陶潜醉日多。百年何足度,乘兴且长歌。《题酒店壁》:昨夜瓶始尽,今朝瓮即开。梦中占梦罢,还向酒家来。《独酌》:浮生知几日,无状逐空名。不如多酿酒,时向竹林倾。都是明证。
贞观十八年(644年),王绩重病,预料到自己去世的日子,与陶潜《自祭文》一样,给自己写了墓志铭,并嘱咐家人薄葬。他在自撰的墓志铭中写道:
王绩者,有父母,无朋友,自为之字曰无功焉。人或问之,箕踞不对。盖以有道於已,无功於时也起点卡盟。不读书,自达理,不知荣辱,不计利害,起家以禄位,历数职而进一阶,才高位下,免责而已。天子不知,公卿不识,四十五十,而无闻焉。于是退归,以酒德游於乡里,往往卖卜,时时著书,行若无所之,坐若无所据。乡人未有达其意也斯托洛贝里。尝耕东皋,号东皋子,身死之日,自为铭焉。曰:
有唐逸人,太原王绩。若顽若愚,似矫似激。院止三迳,堂唯四壁。不知节制,焉有亲戚?以生为附赘悬疣,以死为决疣溃痈。无思无虑徐谟佳,何去何从?垅头刻石,马鬣裁封。哀哀孝子,空对长松。

王绩的墓志铭,自嘲精神很重,但自负意气也不轻。所谓“才高位下”,犹言他的不服气。
前面我们说王通时候,提到了王勃,王勃是王通的孙子,也提到了王质,是元和六年(811年)甲科状元,王通的第五代孙。
《野望》这首诗,地位很高,既是王绩的代表作,也是现存唐诗中最早的一首格律完整的五言律诗。这首诗浅显易懂,自然流畅,风格朴素清新,摆脱了此前轻靡华艳的诗风,可谓别具一格。清代王尧衢在《古诗词合解》中说:此诗格调最清,宜取以压卷。视此红颊蓝饰雀,则律中起承转合了然矣。
诗中的生僻词,徙倚算一个,其实就是徘徊的意思哭笑不得造句。典故则只有“采薇”,就是周武王灭商后 ,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在首阳山上采薇而食,最后饿死的典故。古时用“采薇”代指隐居生活。
“树树皆秋色,齐楚嫣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快兰吧。”这首诗描写的田园风光十分引人入胜。但即使如此,诗人仍倍感孤独寂寞,特别是“相顾无相识”。
在王绩的诗歌中,其实也有很多人性的东西,有恃才傲物的成分,于是“知音世所稀”就成为必然,只能向古人伯夷、叔齐看齐,奢望与刘伶对饮。所以啊瞿天临,才华有时候也是一种害人的东西。使得王绩既不能与达官同流,也不能与巴人交心。在他诗中更多出现的一个是酒,另一个就是处士,这些处士也是身负才华而归隐的人们。王绩在《晚年叙志示翟处士》中有“明经思待诏,学剑觅封侯”的话,可以知道王绩早年的理想,也可以知道这种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小嫡妻。
幸好有诗!若非如此,满腹经纶的王绩,也不过就是这众多处士的千万分之一罢了。也不过就是一个酒徒罢了。酒成就王绩的口腹,而诗歌成为了他的精神脊梁。
所以,当我们读这些诗歌的时候,有一种通达千古的情绪裹挟其间,让我们领悟达穷,参透人生。即是说,即使在最落寞的空间里,只要有诗,生活就还可以解说和再升华。
如果我们不感冒抒情和哲理,那么把这首诗当作一幅画去联想也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