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ko榜原来青浦有那么多文人墨客!跟随诗词,追溯青浦的源头~-绿色青浦

原来青浦有那么多文人墨客!跟随诗词,追溯青浦的源头~-绿色青浦

↑ 点击「绿色青浦」轻松关注~

青浦诗传——青浦诗人及其诗作
水乡青浦有一个别称叫作“上海之源”,崧泽的厚土地上,印刻着“上海第一人”的光辉足迹。青龙江与五大浦养育起一方青浦人,黄浦江源头也经由青浦蜿蜒穿过上海滩,生得两岸繁荣。朱家角陆士谔的《新中国》顺流而下把中国人的世博梦架在黄浦江两岸萧希榆。从“上海之源”流淌出的这一条文脉,在上海建城的历史中,有过多少文人的襄助!
在青浦文化史中,有一个十分独特的现象,自乾隆年间王昶编纂《青浦诗传》一书始,之后百余年间,又相继出现了《青浦续诗传》、《青浦后续诗传》、《青浦闺秀诗存》等几部地方诗歌总集。这种现象在中国古代文化史中,是极为罕见的。根据这几部书的记载统计,从晋代迄民国,共收录了青浦地方650多位诗人的五千余首诗词。毫不夸张地说,青浦是一个诗歌的王国,此地历来溪山清远,骚人墨客辈出。
青浦图书馆致力于本地地方文献及吴越古文化、水文化文献特色馆藏建设,设立了“青浦人著作文献库”烙印残妻,并自2011年始,推出了一年一度的“青浦历史名人著作专题文献展”。整理研究本地前贤生平及作品,一路追溯古老文明源头。
青浦图书馆从上述诸诗传中挑选出生于青浦或居于青浦的18位诗人,另附王昶、沈瘦东二诗豪的数十首诗词以飨读者……
陆机
字士衡,华亭人。祖父陆逊、父陆抗,家世显赫。吴亡入洛,以文才被召,与弟陆云并称“二陆”。其诗才高词赡,举体华美。有《陆士衡集》。
《赴洛二首》
希世无高符,营道无烈心。
靖端肃有命,假楫越江潭。
亲友赠予迈,挥泪广川阴。
抚膺解携手,永叹结遗音。
无迹有所匿,寂漠声必沈。
肆目眇不及,缅然若双潜。
南望泣玄渚,北迈涉长林。
谷风拂修薄,油云翳高岑。
亹亹孤兽骋,嘤嘤思鸟吟。
感物恋堂室,离思一何深。
伫立忾我叹,寤寐涕盈衿。
惜无怀归志,辛苦谁为心!
羁旅远游宦,讬身承华侧。
抚剑遵铜辇,振缨尽祗肃。
岁月一何易,寒暑忽已革。
载离多悲心,感物情凄恻。
慷慨遗安愈,永叹废餐食。
思乐乐难诱,曰归归未克。
忧苦欲何为,缠绵胸与臆。
仰瞻陵霄鸟,羡尔归飞翼。
《招隐》
明发心不夷,振衣聊踯躅。
踯躅欲安之,幽人在浚谷。
朝采南涧藻,夕息西山足。
轻条象云构,密叶成翠幄。
激楚伫兰林,回芳薄秀木。
山溜何泠泠,飞泉漱鸣玉。
哀音附灵波,颓响赴曾曲。
至乐非有假,安事浇淳朴。
富贵苟难图,税驾从所欲。

▲陆机《平复帖》
章楶
字质夫,福建浦城人。曾任华亭盐监,浚青龙江。文武双全,词有织绣功夫。
《水龙吟·杨花》
燕忙莺懒芳残,正堤上、柳花飘坠。轻飞乱舞,点画青林,全无才思。闲趁游丝,静临深院,日长门闭。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
兰帐玉人睡觉,怪春衣、雪霑琼缀。绣床旋满,香球无数,才圆却碎。时见蜂儿,仰粘轻粉,鱼吞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有盈盈泪。

▲章楶像
李行中
字无悔,隐居青龙镇。高尚不仕,治园圃,寄情诗酒。苏轼名其亭曰醉眠亭,作诗赠之,属而和者,皆天下知名之士。
《醉眠亭》
檐低槛曲休嫌隘,地僻草深宜昼眠。
代枕暮凭溪上石,卷帘时看屋头烟。
倦游拂壁画山径,贪醉解衣还酒钱。
一水近通西浦路,客来犹可棹渔船。
《赵明叔太博未识醉眠亭先贶佳篇》
要识林亭路不赊,浦西桥北对渔家。
窗嫌日曝先栽竹,蔬占畦长少种花。
壁上客来堆醉墨,篱根潮过积寒沙。
被人误号陶潜宅,也学门前五柳遮。
管道升
字仲姬,小蒸人,赵孟頫妻。生禀绝慧,书法绘画无所不通。词旨婉恻,笔墨神化。
《渔父辞》
遥想山堂数树梅,凌寒玉蕊发南枝。
山月照,晚风吹,只为清香苦欲归。
南望吴兴路四千,几时闲去霅水边。
名与利,付之天,笑把渔竿上画船。
身在燕山近帝居,归心日夜忆东吴。
斟美酒,脍新鱼,除却清闲总不如。
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利浮名不自由。
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
《自题所画竹》
春晴今日又逢晴鲁山狼,
闲与儿曹竹下行。
春意近来浓几许,
森森稚子日边生。

▲管道昇《竹石图轴》
王逢
字原吉,江阴人,自称席帽山人,坚卧不仕,歌咏自适。隐居青龙镇,筑梧溪精舍于此。有《梧溪诗集》。
《寄龙江亲旧二首》
四年不过醉眠亭,白发盈颠病始醒。
赵盾共知为畏日,戴逵曾误作贤星。
鹤江列第花如泪,龙镇双庠草又青。
亲旧友生三五在,几时同谒圣仪形。
冥鸿东迈剩邱亭,遭世艰虞几醉醒。
泪化梦中双好雨,心周物表一闲星。
大江顺驶沅湘白,少室高齐泰华青。
持此欲夸吴越地,旧交多似木鸡形。
倪瓒
字元镇,自号云林居士,无锡人。工诗善书画,家雄于赀,后皆散尽。扁舟箬笠往来震泽三泖间,久寓曹知白家。著有《清閟阁集》等。
《春日试笔》
喜看新酒似鹅黄,已有春风拂草堂。
二月江南初变柳,扁舟晚下独鸣榔。
苔生不碍山人屐,花发应连野老墙。
美酒已拌千日醉,莫将时事搅愁肠。

▲倪瓒《渔庄秋霁图》
屠隆
字长卿,号赤水,浙江宁波人,生有异才。万历七年官青浦,时招名士饮酒赋诗,游九峰三泖,以仙令自许。著有《由拳集》、《白榆集》等。
《晨起读书作》
晨起觉高旷,天光湛虚明。
水空远烟灭,高阁含孤清。
微风动绿筱,娟娟媚前楹。
城隅日初照,花上露犹盈。
犬出长林卧,鸟来嘉树鸣。
吏牍喜未至,暂免纷诟缨。
读书悟玄理,端居见深情。
仰观白云流,俯览丹荑荣。
万物各有适,我胡劳其生。
俗累近颇遣,中心澹无营。
蒙庄洵可则,沉默以韬精。
《青溪泛舟》
轻舟凌长溪,仲夏风物紧。
遥看青霭移,坐惜红芳尽。
鸟从东皋下,日向西峰隐。
所喜孤云并,暂谢群动引。
乘理游虚空,安能事纡轸。ko榜
盥手酌清泉,无言独微哂。

▲屠隆手迹
陆应阳
字伯生,号古塘,青浦人。工古文诗词哈压库,兼擅草书,绝意仕进,好远游。诗中喜用鸿雁,故人呼为“陆鸿雁”。著有《广舆记》、《笏溪草堂集》等。
《雨夜怀屠长卿臧晋叔》
风雨今何夕,愁心共落潮。
故人多放逐,吾道转萧条。
沧海家难定,青山梦未遥。
行藏君莫问,天意老渔樵。
《有感》
古人有名言,志士念沟壑肖紫柔。
所以南州孺,食贫事力作。
孺仲感贤妻,曾不厌藜藿。
拙彼夸毗子,穷檐苦寂寞。
朝驰燕市门,夕抵洛阳郭。
怀刺投金张,十叩九见却。
营营马下尘,白眼嘲落魄。
何如一瓢饮,亦自有真乐。
唐镕
字欧冶,又字冶父,始家黄浦上,后迁朱家角。诗宗杜少陵,为几社中名士。著有《冶父集》。
《倚杖》
倚杖柴门外,孤怀自辴然。
尚留耕凿地,别有啸歌天。
鱼海寒云覆,龙山暮雨悬。
流光高一卧,又见菊花鲜。
《病足》
杜门仍病足,长啸豁清愁。
天许龙身卧,人辞骏骨求。
未扶班诏杖,且上钓渔舟。
抱我隆中膝,高吟万木秋。
陈子龙
字卧子,号大樽,居广富林。才学富健,尤长于诗,曾与夏允彝等结“几社”,与“复社”遥相应和,被誉为明诗殿军。著有《安雅堂稿》,后人辑有《陈忠裕公全集》。
《咏严先生钓台》
真人亲破昆阳垒,二十八宿平天纪。濯龙冠盖盛如云,一星自落沧江水。青齐大泽春茫茫,东都使者何辉煌,入君之宫登君床。但可相从故人饮,安能刺足天子旁。羊裘不肯脱,长歌出汉关。手携梅家女,筑室桐君山。轻缗欲抽五色茧,长竿拟琢青琅玕。富春崔巍连碧落,绣壁苍崖倚山阁。松阴寂寂寒女萝,乳窦涓涓芳杜若。石潭时出金鲤鱼,祠下横飞双白鹤。行人往往奠椒醑,越巫如花舞帘幕。君不见洛阳云台高插天,邓冯耿寇俱寒烟。
《念奴娇·春雪咏兰》
问天何意张筱婕,到春深,千里龙山飞雪?解珮凌波人不见,漫说蕊珠宫阙。楚殿烟微,湘潭月冷,料得多攀折。嫣然幽谷,只愁又听啼鴂。
当日九畹光风,数茎清露,纤手分花叶。曾在多情怀袖里,一缕同心千结。玉腕香销,云鬟雾掩,空赠金跳脱。洛滨江上,寻芳再望佳节。

▲陈子龙像
王原
字仲深,一字令诒,号学庵,晚号西亭,青浦人。黄瀛漩年十二三为诗古文,老而不倦,尝从陆陇其、汤斌问学,一以濂、洛为宗。著有《历代宗庙图考》、《学庵类稿》等。
《寄田髴渊》
瑟瑟秋风起天末,枫树欲红木叶脱。
烟波淼淼思绵绵,草堂梦到澄湖阔。
澄湖霜落莼丝肥,蟹舍鱼庵接钓矶。
芦花十里漾秋月,月光正照双柴扉。
草堂有书复有酒,门排行列深榆柳。
高踪长卧菰芦中,才名久落诗人口。
古人比似定阿谁,柴桑处士谢客儿陈景扬。
吾家摩诘爱丘壑,辋川卜筑相参差。
鲈鱼入网黄华绽,白云浦溆斜阳雁。
徙倚吟哦乐事多,一尊在手销忧患。
忧患相寻醉复醒,匣中憔悴老青萍。
元龙意气高淮海,槛外沧浪且濯缨。
《县斋读书》
暑力全消寒色侵,画帘急雨昼森沉。
檐憎雀啅防花落,庭得虫吟爱草深。
苦竹当堦谙宦味,闲云出岫近禅心。
放衙晏坐贪书卷,癖性难医且自任。
邵成桢
字树百,号植庭,学问渊博,赋才清丽,出入唐之中晚及剑南、石湖,尤工七言近体。著有《檬轩诗文钞》、《四书备览》等苏先俊。
《和陶杂诗》
倦鸟宿西林,归云堕前岭。
自非遗世人,孰赏此清景。
茗熟石鼎鸣,香销篆烟冷。
掩书坐中庭,日短夜何永。
月涵积水明,竹柏乱疏影。
半生叹倦游,四方谢驰骋。
冥心与天游,悠然万籁静。
志士多苦辛,达人尚逸豫。
潜鳞层渊泳,逸翮重宵翥。
丹成鸡与犬,舐药得仙去。
胡为堕尘网,一息极千虑。
一廛僦负郭,卑湿邻沮洳。
我思王无功,移家醉乡住。
材与不材间,君当择所处。
意行陷坑穽,既往始知惧。
中夜不能寐,悲风鸣林端。
既乏功名建,徒悲岁月迁。
少壮能几何,逡巡及华颠。
幽兰芳可佩,明霞高可餐。
思驻内外景,一洗幻妄缘。
齐之以不齐,潜玩蒙庄篇。
徐芗坡
字薝林,号泽农,居小蒸,富有才情,尤工诗词,词华清赡,诗名与邵成桢等人并驾齐驱。
《登泖塔次韵》
中流一塔涌,四面镜奁分。
齿齿沙间石ck沉珂,鳞鳞水底云。
秋风招鹤侣,夜雨啸龙君。
倚槛舒清眺,铎铃天际闻。
《牵牛花》
墙腰篱角碧茸茸,小草闲庭点缀工。
弱质爱沾秋雨翠,芳心愁对晓霞红。
凉分银汉迢迢水,香送苔阶冉冉风。
盼断鹊桥人去杳,几枝疏影伴吟虫。
屠文漪
字涟水,号莼洲,朱家角人。平易清约,束修自好。工算术,著《九章录要》。诗效石湖、诚斋,词则玉山、碧田之亚。
《小庭》
庭院才方二丈余,遣闲聊复出阶除。
高柯已叶仍频灌,小草能花即不锄。
何处游蜂如过访,向来驯雀久相於。
悠然拂石墙阴坐,架膝斜安一卷书。
《贺新郎·吊二陆祠》
墨竗千秋重。吊遗踪、残碑没字,壤祠谁奉?我爱先贤还深惜,是累叶孙家梁栋。到国破、何心荣宠。却使道真相见了,指东吴特问葫芦种。刚一语,尽嘲弄。
才高纵使堪时用。又何妨、昆阴花草,谷阳田陇。多事司空相推挽,枉误君家伯仲。想车幰、岂真妖梦。黄耳音书长断绝,倐烟飞火树焚双凤。千古恨,不胜痛。
王昶
字德甫,号述庵,又号兰泉,朱家角人。少即颖悟,善诗文,官至刑部右侍郎。著有《青浦诗传》、《春融堂集》等。
《皇甫林吊陈黄门故居》
湘真遗阁久飘零,细柳新蒲满夕汀。
正则怀沙魂未散,苌弘藏血墓谁铭?
东吴宾客开坛坫,北地文章示典型。
所惜玉樊俱泯灭,云旗风马共扬灵。
《晓徴枉过草堂夜话》
岁晚严风急,邨荒积雪高。
蒙君怀故旧,此夕到蓬蒿。
失喜移明烛,驱寒进薄醪。
草堂同款语,何用首频搔。
贫贱多仓卒,生涯足苦辛。
舟车长道路,书剑杂风尘。
作客谁知己,还家愧老亲。
耦耕虚夙约,一饱竟何因。
小筑临长谷,幽居对短陂。
家贫凋旧业,才拙负明时。
径僻苔生遍,阶荒鸟下迟。
生平凄寂意,独有故人知。
感激怀良友,分携怆别魂。
远游犹未返。卧病与谁论?
道路苍江隔,音书故箧存。
寥寥余数子,来往共晨昏。
少壮容颜改,穷愁意气增。
诗书从季次,湖海忆陈登。
时命无烦卜,文章或可称。
白云谋送老,采药我犹能。
释慧照
法号静远,居朱家角圆津禅院,能诗善画,尤工山水林孝贤。著有《静远小草》、《圆津禅院小志》。
《邓尉探梅》
晚泊西溪口,梅林夕照黄。
风来疑见影,雨过忽闻香。
暝色开遥岫,烟光浸素裳。
幽寻此处好,何必问渔郎。
《题三泖渔庄第七图》
谷水波盈盈,溪光涵朝雾。
傍水结香茅,濠梁寄欣慕。
我公廊庙姿,绮岁鶱云露。
滇蜀勋绩留,青简姓氏著。
引年赋归来,闲领烟霞趣。
何须乞鉴湖,钓徒名自署。
于此超形神,悠然狎鸥鹭。

▲志禅《墨竹图轴》
廖云锦
字织云,廖古檀女,嫁泗泾马氏,早寡,事姑孝。工诗擅绘,师事袁枚,有《僊霞阁集》,其诗浏然以清,粹然而洁,譬犹金玉埋土,而光不可掩。
《宝剑篇》
宝剑遗编在,挑灯击节吟。
恩仇千古事,湖海一生心。
气逼秋霜冷,光腾夜月沉。
从军应有愿,慷慨答知音。
《哭姑》
钗凤分飞赋命孤,见姑还似见儿夫。
私心欲慰垂怜意,任有啼痕总说无王品荣。
禁寒惜暖十余春,往事回头倍怆神。
几度登楼亲视膳,揭开帏幙已无人。

▲廖云锦印
胡家萱
字蓤洲,又字雲亭。能诗善画,伉俪相唱和,著有《织余草》。
《初夏闲居》
园林初夏景偏幽,卸箨新篁绿正稠。
昼永药栏看舞蝶,雨余桑圃听鸣鸠。
酴醿日暖香盈座,柳絮风狂雪满洲。
寂寂村居无一事,闲情几许寄吟讴。
《拟古诗十九首?生年不满百》
人生有几何,奚必戚戚忧。
良时不可再,年华如水流。
天地本宽闲,行乐亦自由。
嗤彼昏愚者,营营后世谋。
繁华转瞬灭,几见能常留。
何其超
字古心,号藏翁,居北竿山。工诗明医,著有《藏斋诗钞》、《青浦续诗传》。
《竿山草堂杂兴》
昔有笴隐生,姓余名曰瑾。含贞此幽楼,玉韫山气润。梦掘古隃糜,藻思遽精进。奄忽六百年,去若秋烟迅。旧址既榛芜,遗文亦灰烬。人生忽如寄,斯语吾犹信。青山长送人,悠悠白云赆。
曰余曾王父,渡浦兹卜宅。种梅百余本,清池缀幽石。吟诗不求工,榆景乐闲适。小园香雪轩,触物念先泽。鹤怨晓烟空,云归林莽白。落落何点山,行人尚能识。
《杂感》
谋生浑自适,涉世两相忘。儿女跻人老,山林诲客藏。琴歌一室静,裘马卅年狂。遭乱伤飘泊,看云忆故乡。
莽莽风云会,江山忆将才。赵奢能抚卒,卜式自输财。沧海旌旗动,高秋鼓角哀。衰年苦飘泊,日暮一登台。

▲何其超诗稿墨迹
沈其光
字瘦东,号瓶翁、兰笋山人,崧泽人。工诗善书,著有《瘦东诗钞》、《瓶粟斋诗话》、《青浦后续诗传》等。
《十一月初二日移家》
书生不食制鱼额,已卖子孙累世宅。
朝来载书三十乘,却顾家中无儋石。
北风作恶吹鬓丝,我携瓮盎旁妻随。
路人偷眼皆失笑,笑我依然诗酒痴。
西枝觅得聊可住,从今但灌柳安圃。
当门种柳当户花,管作他年风月主。
《七月十六日避兵南村作》
海角无端警寇氛,势翻溟渤裂长云。
夷羊野雁来无数,猿鹤虫沙化一军。
秋入故山馀落木,风传还角满斜曛。
书生忧国丹心折,磨盾犹思草檄文。

▲沈其光诗稿
“须信此翁未死,到如今凛然生气。”非独辛弃疾读陶渊明诗如此,我辈今读前贤诗,犹听其言,晤其面,况同生斯土,同饮一水,怎不倍感亲切?从古迄今,青浦的灵气不知激发了多少杰出诗人的灵感,而青浦的面貌又何尝不因名篇佳作的不断出现而在时光的流逝中永不褪色?文脉传承,代有人继,今人秉承的不仅是流传下来的诗歌,还有治学谨严、忠孝节义、风清气正的乡邦精神。欲知其人,莫若读其诗;欲读其诗,莫若知其人。展览之所及,仅冰山一角,传承文化,冀与每一位青浦人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