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kris吴亦凡女友去澳洲取景最高可返40%现金,但10年了,中澳合拍片为何还没火?-娱乐资本论

去澳洲取景最高可返40%现金,但10年了,中澳合拍片为何还没火?-娱乐资本论

作者/谢维平 编辑/高庆秀
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中澳合拍电影制作论坛”吸引了娱乐资本论的注意力。
论坛中提到,一部由华夏电影出品,投资超过1亿的中澳合拍片,《最长一枪》,号称中澳合拍以来投资最大的电影。
影片制片人称,在澳洲取景拍摄期间,所享受到的澳洲当地政府的优惠补贴政策,以及当地电影行业工会的各项服务,并在谈论上大加推崇。
“我们这个片子在澳拍摄部分总共花了3600万人民币,最终可以拿到1500万左右的现金返款。”

“未来华夏合拍影片,或者国产影片,有需要这种外景拍摄地,我们会首选澳洲。”华夏电影董事长傅若清在论坛上说。
但澳洲如此适合取景,且条件优惠,为何中澳合拍片一直没能火起来?
需要明确的一个概念是,在澳洲取景拍摄并不等于中澳合拍片王君平微博。自从2007年,中澳签订《电影合作拍摄协议》以来,10年时间仅仅创作出了5部合拍片。
在深入了解后,娱乐资本论发现,真正让很多合拍方望而却步的,其实不是出在宣传或者需求上,而是因为严苛的合拍条件。杨丽颖
不是任何一个剧组都敢尝试,没拿到公映许可证之前,任何一个细节掉链子都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最长一枪》制片人尹红波称,“我们当时就想,反正在墨尔本拍摄,要拿就拿最高40%的合拍片补贴。”
今年中澳合拍片项目突然多了起来,有《最长一枪》、《谜巢》2部中澳合拍片上映,据说刘仪伟导演的合拍片也已经立项。
中澳合拍这是迎来春天了吗?传闻中的40%现金返款背后又潜藏着哪些严苛的条件?

澳洲取景最高享受40%返税,
好莱坞都曾经曾经掀起赴澳拍摄热潮
澳洲可能是最适合拍公路片的外景地了。那里风景多样,从亚热带雨林到沙漠绿洲,100多年历史的殖民建筑黄泉福,到现代大都市,应有尽有。国产影片中需要的一些殖民建筑或者上世纪30年代的租界外界都相当吻合。
一位当地协拍方工作人员告诉娱乐资本论,在澳洲拍摄不算贵,制作成本上大概比国内高10%-15%左右,但场地和食宿上会有一些优惠和减免,实际上真正支出的就是澳洲工作人员高出的薪资部分林海海。

华夏电影董事长傅若清(中)
“陈可辛之前还想去伦敦或者苏格兰拍一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影片,我从墨尔本回来后,第一时间见到他傅腾龙,我就推荐他去墨尔本,那是一座很有历史年代感的城市。”傅若清在台上兴奋的说。
其实,傅若清大力推荐陈可辛去澳洲取景,除了城市历史年代感类似,还因为在澳洲拍摄影片过程中得到的种种政策支持,根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在澳洲取景的中澳合拍片最高能享受40%的现金返款。

不光是傅若清推荐去澳洲取景,制片人尹红波对澳洲拍摄期间所享受到的各种服务也比较满意。
“当地不但会协助对接摄影棚,还会帮助安排交通食宿。《最长一枪》剧组提前一年,就已经到澳洲去看景,看景时地方电影局还免费提供了当地的场地经理,推介澳洲的专业工作人员王婷玉,协调当地各方面的事情。”尹红波说。
这是澳洲针对合拍电影的一项政策优惠,作为全世界知名外景地的澳洲,目前已经跟包括中国在内的14个国家签署了合拍协议,并配套了颇具诱惑力的电影返税政策。
即使没能获得合拍片资格,只要在澳洲的场地上花费超过1500万澳币(约人民币7700万元),就可享受澳洲电影联邦总局16.5%的返税;或者在视觉特效、声音及剪辑等在内的后期制作费用上超过50万澳币(约合人民币238万元),可享受30%的返税,两种优惠政策可以二者选其一。
这些只是澳洲联邦总局的返税政策,各州还会有额外的返税政策作为补充。
实际上,靠着类似这样的优惠政策,加上媲美好莱坞的制片环境,好莱坞也曾经掀起过一股赴澳拍摄热潮。其中最经典的就是《黑客帝国》了。但后来随着冰岛、摩洛哥等新兴取景地的崛起,澳洲开始渐渐受到冷落和遗忘。

尹红波透露,这次《最长一枪》在澳的拍摄,从工作人员的酬金,到场地、后期等等加在一起花费了3600万人民币,按合拍片40%的返款来算,加上当地政府的额外补贴,最终大概可以拿到1500万人民币左右的现金返款。

丰厚的优惠政策为何没能催生中澳合拍片热潮林贤珠?
澳洲合拍片取景优惠政策虽多,但一个尴尬的现实是,中澳合拍片并没有像中美合拍片那样热闹,甚至连单纯去澳洲取景的影片也很少。
中澳签订合拍协议以来,仅仅有5部中澳合拍片问世。首部中澳合拍电影是2011年《寻龙夺宝》,由横店影视出品,中影发行,当年在国内上映,最终获得了3200多万的票房。

站在中方角度看,澳洲合拍的协议相当苛刻。
澳方要求合拍片必须在两国立项,拍摄完成后要提交完片申请,全程监测影片的制作过程,其中还有一条最低财务投资的要求怡乐生活馆,双方投资都不得低于20%。这就意味着,中方还要在澳洲当地找一家联合投资公司。
娱乐资本论了解到,澳洲有很多私募基金形式的电影投资公司,并不难找,他们背后都有政府支持,投资电影对商业回报的要求也并不是那么高,更多地是出于支持当地电影事业和电影艺术的目的。澳洲本土现在的电影出产量一年只有二三十部,远远不能跟中国相比。
但想要拿着一个剧本就跟澳方谈定投资合作,中间至少需要数月的来回沟通。
更严苛的是,要求参与项目的每个剧组人员必须全部来自这两个国家,来自合作国之外的演职人员必须经过批准才能参与到指定项目中,而且对主创人员、包括主演、制片人、摄影指导、美术指导等,都有非常严格的人数比例要求。
实际上炳烛夜读,为了满足要求,影片《最长一枪》一半以上的工作人员都是澳洲当地人。
合一影业出品,成龙主演的《机器之血》的制片人张博告诉娱乐资本论,这部影片因为了解的太晚,错失了成为中澳合拍片的机会,“我们有三分之一的主创来自澳洲本地,但了解后发现,申请下来过程比较漫长,最终我们放弃了。”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些年,中澳合拍片一直没有火有着诸多的原因。
一是中国电影过去的十年,电影工业的发展,对外景地的选择正处于初始期,还没到出国取景的阶段;二是澳洲不太了解中国国情,一直不得法门,以为通过电影节以及跟中影、华夏这样的官方机构合作,就可以把优惠政策传达到国内的电影公司,结果是,很多中小型公司,从来没有听过甚至接触过中澳合拍片。
事实上,中澳合拍片面临着跟其他合拍片类似的问题,比如沟通成本和节奏上的协调。虽然不至于像《长城》那样,安排一百多个翻译,但因为语言的不通,还是会有一些障碍。

“一下把100多号人拉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工作,很多不会说英语的工作人员会打怵,国内剧组能双语工作的团队还是不多,靠翻译那太耽误进度了水泽亚纪。”
“要是跟澳方工作人员拍戏,导演肯定不能像在国内一样懒散随意,磕着瓜子盯着监视器,慢悠悠地以我为中心了,对专业性的要求高了,要把每天的拍摄计划和统筹做的非常详细。”论坛现场一位制片人表示。

中外合拍片还有多少坑?
实际上,除了中澳合拍片,现在到处满天飞的中X合拍片,有多少成功了呢?
去年王健林去好莱坞游说了一圈,希望好莱坞的片方能到青岛东方影都拍片。为此还不惜投入1.5亿美元拍了一个样本《长城》,结果他对内容和票房都不满意。
爱奇艺总裁CEO特别助理李岩松透露,理论上澳洲40%的返税税点在全球国家当中,都属于最高的了。“实际上这个点位并不是核心的,最核心的是你能否拿得到,怎么拿,考验的都是制片人的沟通和协调能力。”
合拍片总是想象的很美好,但现实已经有一堆血淋淋的教训。
李岩松认识一个剧组,前两年拍一个合拍片,在东欧国家罗马尼亚跟当地的电影局,甚至国家副总统,副总理都见过面,谈得很好,据说当时返点都承诺会超过50%美人鱼蓝玉,但是在实操过程当中,“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问题出在当地政府承诺的东西实现不了,找不到专业的剧组团队,没法配合,而且,高额的优惠政策背后往往还隐藏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条件。
圈内还流传着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故事。有一家公司把整个取景地都放在某国当地,以为返税谈得好,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连面试都是喊演员打飞的到当地来。但实际拍摄下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算拿到了优惠政策,最后算了钱已经比之前超支了一倍。
由于不熟悉当地文化,国内电影公司也吃过亏。
爱奇艺两年前合作过的一部电影,融合了国内一线的大咖,在美国洛杉矶拍摄,开拍前期所有合同条款都非常细致。但到实拍的时候傻眼了,因为剧组是通过第三方公司跟当地工作人员签约的,并没有知会美国当地电影工会,结果工会就来现场游行示威,第一天就停拍了。

澳洲官方政府把中澳合拍片寄希望于今年
据了解,澳洲电影局一直想要打开中国市场。过去十年来,每年都会来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乐此不疲地举办论坛或者设置展台。
尤其是看到中国电影产业这几年爆炸式的发展,想要分一杯羹的愿望越发地强烈。今年是澳洲官方阵仗最大的一次,国家电影局带队,六个州的地方电影局代表,一共20多人来华参加电影节。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电影局局长JenniTosi
澳洲官方寄希望于今年。在北影节一个相关酒会上,据说导演吕乐和刘仪伟都表示要去澳洲拍片。而爱奇艺的网络电影已经在澳洲拍摄,虽然不是合拍片,因为请了澳洲团队,也获得了优惠奖励。行业内的这些新动静,应该会带来对合拍片的关注。
一家当地华人协拍公司这次也出动了大量人马,在国内举行了一场大型的签约发布会,一口气签约了7部影片的拍摄。
虽然看片单,大多是一些并不太知名的项目。但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娱乐资本论,努力通过这几部影片,做出一些范例来剑起云深,kris吴亦凡女友能够引起更多的中小企业对中澳合拍片的注意掉脑袋机械舞。
这位工作人员还告诉娱乐资本论,让他们更欣喜的一个利好消息是,3月底国家总理李克强出访了澳洲,在“一带一路”的国家合作背景下,双方在电影领域的合作应该会更加频繁。
排版/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