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kyp力荐《第二语言习得与关键期假设》这本书-91reading

力荐《第二语言习得与关键期假设》这本书-91reading

摘要
昨天的公众号文章提到了关于二语习得与关键期的说法,这也是我们很多英语机构在咨询过程中,常用的一些说法,当然大家可能会改成语言敏感期之类的说法,其实是一回事。关于这个概念,可能很多人都知道概念,而并不是很清楚来龙去脉,今天就为大家推荐美国二语习得专家DavidBirdsong专业力作《第二语言习得与关键期假设》。一解你的所有疑惑,真正从学术的角度去弥补一下这个概念的理论支撑,让你可以在面对家长时,能真正说明白语言敏感期这一概念。
一、引言
自从Penfield和Roberts(1959)提出大脑会逐渐失去可塑性,Lenneberg(1967)提出关键期假设(CriticalPeriodHypothesis,以下简称CPH)以来,二语习得研究中一个长期争论不休的焦点是围绕语言学习是否存在关键期问题而展开,这个问题关系到语言知识在大脑内部的组织方式以及教学方法的外部选择。关键期假设认为:青春期以前,学习者由于年龄小,生理和心理处于发育期,大脑的可塑性较强,因此比较容易学会地道的第二语言;而成人发育完全成熟,大脑逐渐失去可塑性,过了学习第二语言的最佳年龄,因此较难学会第二语言。关键期假说对二语习得究竟有多少解释力,语言研究者和外语教学界长期以来看法不一三原人才网。1999年,美国二语习得专家DavidBirdsong编辑出版的最新力作《第二语言习得与关键期假设》
(SecondLanguageAcquisitionandtheCriticalPeriodHypothesis)反映了关键期假设研究的最新成果。
二、关键期假设的世纪之争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二语习得研究领域,这场激烈争论的焦点是围绕儿童学习外语是否比成人存在优势华丽巨蚊。持反对观点的人根据实证数据得出结论芝麻黑铺路石,成人与儿童在二语学习初期各有所长。然而,到了70年代末,这场争论达到了高潮,研究出现了重大突破。Krashen(1979)等人发表文章,首次对“初始速度”和“最终水平”进行了区分。文章指出,尽管成年学习者也许在二语词法与句法的习得方面开始具有优势,初始速度较快,但研究结果表明,二语的最终水平是随开始学习的年龄大小逐渐呈现负相关的。旷日持久的争论终于暂时有了一个结果,普遍认为儿童学外语有优势的感性认识上升到了理性,终于得到了科学数据的佐证。
自80年代开始,这场关于关键期假设的争论已从原先讨论儿童学习二语是否存在优势转向探讨这种优势出现的原因何在。反对关键期假设的学者提出非生物基础的解释,认为语言输入和认知发展等社会心理因素是导致最终水平出现差异的主要决定因素。而赞成关键期理论的学者则以实证研究为依据,坚信关键期假设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可能被推翻。
然而,尽管在20世纪的三十多年中出现了众多关于二语习得关键期研究的实证研究报告、理论文章、书评和专著,但是自Krashen等人的文章发表之后的二十多年中,可以说,关键期问题的研究还未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只有一个问题似乎得到普遍的共识,即:成人在学习的初期阶段(如词法和句法方面)比儿童有一定的优势,但成人学习二语很难像儿童那样能完全达到近似母语的水平。这场讨论在世纪末又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潮。1996年,国际应用语言学学会在DavidBirdsong教授的主持下在芬兰召开了题为“二语习得关键期研究的新视角”的学术研讨会。来自不同学科和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多层面多视角地对关键期理论进行了研讨,本次会议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会议论文经过DavidBirdsong本人的精心挑选,编辑成书,于1999年由美国劳伦斯出版社出版。论文集按内容分为赞成和反对两派沙拉娜 ,赞成派以Weber-Fox、Neville、Hurford、Kirby、Eubank和Gregg等人为代表,反对派以Flege、Bongaerts、Bialystok和Hakuta为代表。要是读者不注意看Birdsong写的序言,可能会觉得两派的观点平分秋色,但是如果仔细阅读序言就会发现反对派的观点仍然占上风。
三、关键期研究的新进展
本书是关键期讨论的最新成果,其突出的特点是将许多从不同角度研究关键期的论文编排在一起,在对该研究领域出现的方法及理论立场的多样性进行全面介绍的同时展现当今关键期研究的最新发展动态。全书深入浅出地提出了一些与年龄相关的二语习得差异问题的独创性观点,这不仅对应用语言学领域的研究者颇具吸引力,而且还引起了许多其他研究领域学者的广泛兴趣。
DavidBirdsong在序言里对这场争论的背景作了简要的介绍,就争论双方的观点作了概括,对关键期假设“为什么存在”和“为什么不存在”的问题作出了较为全面客观的论述,最后指出本书的贡献在于集中反映了“关键期假设研究的深度、广度和成果的丰富性”,再次证实了“关键期问题在二语习得研究中具有不可动摇的中心地位”。序言写得十分流畅魔茧复活,高度概括,本身就是极有价值的独立研究成果。
文集的1、2、3、4章集中反映了赞成派的观点,对关键期的存在提出理论与实验支持。第一章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主要介绍关于二语习得受年龄限制的不同观点以及关键期假设的各种构想。
第二部分阐述了关键期假设存在遭到怀疑的原因所在。
许多研究发现,成人二语学习能力随初始学习年龄的增长而呈直线下降,这种趋势与关键期理论相吻合。不仅如此kyp,关键期对二语习得的影响可表现出非线性的特征,即:影响曲线可能会呈现出某些明显的转折点。Birdsong推测,学习者一生中年龄呈线性影响二语习得可能是受“持续到发育结束的成长因素和成熟后的非成长因素所致”。
在第二章,ChristineWeber-Fox和HelenNeville用一种行为主义和生理学相结合的方法来检验年龄是否起限制作用以及如何起作用等问题。这项实验研究的题为“二语沉浸延迟对功能神经支系统的不同影响:双语学生的ERP和行为主义理据”。他们让年龄悬殊的中国英语学习者自我报告二语水平,并对受试进行语法评分,把得到的行为数据与测量到的大脑某些部位的脑电活动(与事件相关的大脑潜能,简称ERP)作比较,结果表明,学习者初始学习年龄越大,语义处理能力越慢。左半脑的专门化程度减弱,右半球参与句法加工的程度加大。
这项研究结果与关键期假设一致,“婴幼儿时期已经就有某些语言加工的神经支系统的发展受到发育成长变化的制约”。该研究还发现神经支系统习得开放和封闭词类时在分布和时间上表现出差异,年龄较大才开始学习二语的人习得开放词类比较慢。Eubank和Gregg在题为“关键期与二语习得:分界与制约”一文中指出,研究二语学习者是否还保留习得普遍语法能力时肖秉林,应该研究神经系统所起的重要作用,在这方面,Weber-Fox和Neville的研究开辟了一条崭新的思路。
第三章从物种进化论的角度研究关键期理论。JamesHurford和SimonKirby认为,语言习得关键期在青春期终结,但语言学习能力在生育年龄到来时最大限度地得到发展,关键期就不可避免地要继续延续卦象查询表,他们为此建立计算机模型模拟关键期的发展状态,并论述了语言学习能力的年龄限制如何和为何会对人类有利。二位学者认为,在性发育和生育开始前自然选择有利于最大限度地习得语言。以儿童为例,其语言习得速度在青春期前后达到极限,这与生理决定的语言习得能力衰减规律相吻合。当然,语言能力的衰减也会影响青春期以后的二语习得。这些理论观点都得到一系列模拟实验的证实。
第四章收录的文章理论性最强,其中最典型的是LynnEubank和KevinGregg的论文。文章一开头就提出,某些神经功能的衰退也许与关键期有关,继而把关键期理论与研究其它物种得到的结果联系起来。同时还列举了大量母语习得的例证,将其与二语习得相比较。作者认为,研究者必须“寻求范围相对狭小的行为反应”(79页),对数据作细致的研究。而细致研究的根本基础是生成语言学理论或普遍语法。文集的5、6、7章收录了反对关键期理论的论文,第五章集中讨论二语语音的习得问题。
JamesFlege根据一系列实验报告第一次描绘出初学年龄与外语口音之间的线性关系,发音水平与初次接触二语的年龄高度相关,根据关键期的理论,线性关系在某处应该出现一个明显的转折点,学习能力急剧下降。但Flege的发现却与关键期假设不符。这表明二语水平的降低并不是由一般发音能力的丧失引起的,而是母语发音控制能力的不断增强和二语学习者使用母语程度的结果。霍凡为了解释最终水平与年龄不相关并存在差异,Flege创立了“言语学习模式”(SpeechLearningModel,SLM)。在他看来,SLM比那些以关键期假设为基础的任何形式的理论更合理、更具说服力七音碑 。
第六章中,TheoBongaerts报告了三例成年学习者发音不带任何口音的个案。受试选自丹麦成绩好的大学高年级英语和法语学生。实验测试受试的两种语言是否能达到本族语水平的潜在能力。使用的方法为有声朗读法,要求这些大学生朗读事先准备好的包含特别难发音的句子和短语。结果表明,绝大多数学生都让本族语的考官觉得这些学生天资聪明,发音纯正,已经达到近似本族语的发音水平,从而“推翻了发音存在关键期”的推断。并指出许多二语学习失败肯定存在其它原因。
在第七章里,EllenBialystok和KenjiHakuta研究句法习得是否存在关键期,结论是与年龄无关。他们指出,相关性并不等于因果关系。针对Weber-Fox和Neville在第二章里提出的结论,他们认为,大脑的神经功能变化可能碰巧与不同年龄初学者的最终水平的变化同步,但前者与后者不一定存在因果关系。文章接着提出了关键期不存在的一些语言学论据,其中的一个假设是如果在关键期内存在普遍语法,那么早期的二语习得中就应该只有很少或没有母语迁移。而且,只有那些非常抽象的普遍语法共核特征会在早期二语习得中发生迁移,而母语核心与边缘特征在晚期习得中才发生迁移。尽管儿童迁移比成人要少得多,但迁移特征对儿童和成人是相同的,儿童和成人的语言学习机制的本质是相同的。文章强调许二和,最新研究发现,人的认知能力在一生中会缓慢衰退,因此,语言学习能力的下降应该归因于认知能力的改变,而不是任何受到年龄制约的语言模块的变化。学习者的最终水平在一生中呈缓慢下降趋势,而不是由一个或几个关键期引起几个非线性的转折点。从63690位讲西班牙语和汉语的美国移民(他们的初学年龄在0岁到72岁之间,学习时间为十年或更长)的数据和自我报告的结果中可以看出,移民年限与英语的最终水平之间呈现一种完全的线性关系。因此,Bialystok和Hakuta说“青春期之前不同年龄不会造成什么差异”,“各年龄段都会出现水平不断下降”的现象。
四、结束语
关于二语习得CPH问题的讨论至今仍没有最后的结论,但本书对研究二语习得年龄差异和关键期问题提供了崭新的视角赵已晨,某些观点具有独创性,反映了当前二语习得领域这个重大课题的最新研究成果,是一本难得而且极有学术价值的好书。由于关键期问题十分复杂,本书不可避免也存在一定的不足,如:一些章节只报告了最新的研究成果而没有从理论上进行深层次的探讨,提出令人信服的结论。究竟关键期是否存在,不同语言技能是否具有不同的关键期,年龄对不同的个体产生的影响是否不同?这些问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直到我们得出科学的结论南风瑾。

本书的电子书,已经上传到91reading--教学资源--专业著作版块中,电子书分为三种格式,一种是PDF电子书,可以直接在线上阅读,另一种是KIDLE格式MOBI,可以下载发到KIDLE阅读器中阅读。另一种是原生的电子书EPUB格式,可以用这个格式转换成你想要的任意一种格式班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