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k宝地域性诡异习俗:名校女学生被拐卖黄河畔,竟有人拿她生祭……-小编琼楼

地域性诡异习俗:名校女学生被拐卖黄河畔,竟有人拿她生祭……-小编琼楼

我叫赵刚蛋,出生在陈桥附近的赵家寨,因为我这里离黄河别近,全是沙地,都知道沙地是不长庄家的,所以村里特别穷。
我十四岁就辍学了,不为别的,就因为家里太穷了,家里五六亩地,全是沙滩地步履阑珊,一年下来,买买化肥和农药,剩不下几个钱。
今年我已经二十岁了,一直在工地上打工,要不是表哥娶媳妇叫我回来,我可能到春节才会回家一趟。
不过,我表哥长那样,说他是矮穷矬那都是高看他,个头也就一米四,一个大冬瓜脑袋,饼子脸,塌鼻子,还满面的麻子坑,苍蝇都不敢往他脸上落,怕崴了脚;说起话还还闷声闷气的,因为是塌鼻子兜不住风,所以说话前得先运运气。
就他长那样,我都想象不出来,谁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
除非娶个瞎子,聋子,再要么身体有什么缺陷的。
可我来到他家一看,没想到,他娶那媳妇长得比明星都漂亮,把我给羡慕的只剩下恨了。
直到参加完婚礼喝酒的时候,我才听说,原来,表哥这媳妇是花三万块钱买来的,听说这事,我心中咯噔一下。
我早就听说,现在娶个媳妇不容易,要什么万紫千红一片绿;还有一动不动。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不是我们小老百姓能承受得了的。
没有办法,村里穷很多外地买媳妇,有越南的,也有外地的,虽然,公安局明令禁止买卖人口,但总不能一辈子打光棍吧,所以催生了买卖媳妇这一行。
想想自己的“五姑娘”,再看看表哥那漂亮的媳妇,我心里那个嫉妒就甭提了,借酒消愁,当天我喝了不少酒,我是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
到了晚上,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大乱,紧接着外面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妈在外大声喊道。
“刚蛋,刚蛋快醒醒,你表哥的媳妇跑了。”
听到这话,我的酒顿时醒了一半,急忙披衣而起开开了门。只见我妈把一根棍子递给我:“快去帮你表哥找,你表哥说了,谁找到了,给他两千块钱。”
两千块钱,顶我半个月的工钱了,当时我啥也没想,提着棍子就跑了出去。
我们村离公路还有五公里,一个女人想跑过去,不等跑到公路就会被抓住。
往南边是黄河,去那边是死路一条,所以,村里人都向公路的方向追去了。
我来到村外被冷风一吹,冷静了很多,心想,自己帮他追上有什么好处呢,那么漂亮的姑娘嫁给他,跑了正好。
不追了,可又怕被表哥和乡亲看到不好交差,干脆去黄河边吹风。
等我出了村,刚到黄河边,突然看到前面的草垛旁,有一个黑影晃了一下突然就没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眼花了呢,我提着棍子慢慢走了过去,果然看到一个人躲在那里,我举起棍了刚要打。
黑影突然跪倒在地:“大哥救命,大哥救命!”
我定睛观看,竟是表哥买那媳妇,本来,我没想找着她,可没想到还是被我找着了,k宝又看到她跪在地上,我这心也就软了。
经过问话,我才知道,原来她叫张小颖,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今年才二十岁,在暑假打工时,被一个人贩子给盯上了,骗到了车上,最后给迷晕。
现在又卖给了这个“丑鬼”,卖过来这些天,她跑了很多次,每次都被追回来毒打一顿。
这次,她是趁表哥喝醉了,上厕所的时候跑了出来,而且跑了几次也有了经验,这次是故意不向公路那边跑的,等他们追不上,放松警惕的时候,再从公路那边跑。
没想到,跑到这里,还是被我发现了,她一直哀求,求我帮她逃跑;这下,我为难了,虽然自己那表哥不怎么样,可毕竟是一家人,怎么能帮一个外人呢。
张小颖却哭泣着说,今晚她要跑不掉的话,还不如死了以保清白。
我一想,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条人命,她真要死了,事情就闹大了,最后一咬牙决定帮她逃走。
我告诉她说,让她先在这藏着,我先去村里打探一下情况,等有了机会,就帮她逃跑。
张小颖对我深信不疑;可我刚回到村,正好碰到表哥领着人回来,他看我从黄河那边过来,可能觉着奇怪,问我有没有看到“嫂子”。
我心里有鬼,急忙说没看到,可能是我回答得太干脆,他看出了什么,他狐疑的看了我几眼,一摆手说去黄河边看看。
我一看,心中着急,生怕他们发现了张小颖。
一路上,我什么也不敢说,倒是表哥问了我数次,问题和以前的都一样,我都说没看到。
可是我越这么回答,表哥领着人越往南走,眼看就要到黄河边了,突然一个黑影从草跺的后面跑了出去。
“前面有人,快追!”表哥看到那个黑影,大喊了一声。
我急忙伸手拦住他们:“表哥,不要啊,放了她吧。”
“让开,我就知道这事和你有关。”
表哥不由分说,领着人就追,我相拦着,却被表哥一棍子杵在肚子,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酸水顺着嘴角直往下流。
等我再站起来的时候,张小颖已经被追回来了,被他们五花大绑的绑着。
她用力的挣扎着,当她看到我时,眼里露出怨毒的眼神洪文安微博,我明白,她肯定以为是我出卖了她。
这时候,我还想阻拦,却被表哥一把推开了,等他们走远了,我才跌跌撞撞的回家。
非是我不拼命救张小颖,主要是这边是表哥,又是亲戚,我怕闹翻了脸,以后不好看。
回到家,我翻来复去的睡不着觉,觉着自己对不起张小颖。
可没想到,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妈又来敲门了,她慌张告诉我说,表哥的媳妇上吊自杀了。
听到这个噩耗,我死的心都有了,昨天晚上要不是我,张小颖兴许也不会死,我要拼命的拦住表哥,她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急得我连鞋都没穿,急急忙忙跑到了表哥家,只见表哥家也乱成了一团,张小颖还在房梁上吊着,他们还没来得及把她放下来。
只见她穿着一身结婚时的红裙,舌头吐出老长,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仇恨。
我不知道,一个人得有多大的勇气敢去上吊,看到那根勒进她肉里的绳子,我都吓呆了。
她吊在那里,身上的红裙不断摆动,那恐怖的眼神,我简直无法形容张艺源视频。
我只觉着全身鸡皮疙瘩直冒,手心里全是冷汗。
“这妞真狠啊,身穿红衣,晚上吊死,这是想化为厉鬼找赵铁柱复仇吧?”
赵铁柱是我表哥,我们俩人名子是排着的。
“我看是,这几天晚上咱们别出门了。”
“————”
一旁的村民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越说,我心里越害怕。
如果,张小颖来报仇,恐怕我也有份,她肯定以为是我出卖了她。
村民,你一言,我一语都感觉到了害怕。表哥吓得到现在都没敢露面儿。
“我说赵哥,昨天晚上是你追了她,还捆了她,你说她会不会找你报仇啊?”一个村民,小声对旁边的大个问道。
“别他妈胡说,世上哪有鬼,再说了,她就是变成鬼,也是只女鬼,老子还没尝过女鬼什么味儿呢?她要真敢找来,我就把她睡了。”赵哥哈哈大笑着说道。
这个所谓的赵哥,名叫赵志高和蒲志高就差一个字。
但这小子很坏,四十多岁了还没娶媳妇,整天无所事事,不是偷这家鸡大侠别怕,就是毒那家狗,还和村里的寡妇通奸,这些年,没少了干坏事。
昨天晚上追张小颖时,数他跑得最快,也是他把张小颖抓住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在张小颖身上揩油,回来的路上他向村民炫耀,他在张天颖身上摸了好几把呢。
我听到这小子满嘴的污言秽语,不禁怒火中烧,我一把推开众人,指着赵志高骂道:“是你,是你们逼死了张小颖,我这就去派出所报案,你们就等着坐牢吧。”
说着话,我怒气冲冲的向外就走,可突然感觉腹部一阵巨痛朱永博,原来赵志高看我要走,猛的给我一拳,痛得我当时就站不住了,嘴里直冒酸水。
“刚蛋,你弄清楚,是她自己上吊死的,没人逼她,你要敢报案,最先倒霉的是你表哥一家人,如果,你敢把老子牵扯进去,我他妈第一个弄死你。”赵志高一把抓住我的脖领子大声威胁道。
“就是,我们都是给你表哥家帮忙,你报什么案。”
下面说什么的都有,我知道,他们都是一事的,我被孤立了起来。
这会儿,表哥的家人早躲了,看到我被欺负,没一个上前说话的。
我心中暗想,我惹不起你们,有人惹得起,我偷偷给村长发信息,告诉我表哥家出人命了,让他来主持公道。
村长叫赵雷军,村里办什么红白喜事都叫他,表哥结婚那天他也来了,听说,他处事还算公道蒋昌建简历,我发了短信没一会儿欲望塔,村长就慌慌张张跑来了。
看到村长来了,我心中暗自窃喜,心想,赵志高你们就等着倒霉吧。
等村长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他也吓坏了,我本以为他会报警处理,可没想到竟让全村人保守秘密,最好是村里就没发生过此事,把尸体秘密处理掉。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怕此捅上去,会丢了村长这顶乌纱帽。
他还把我给他发短信的事告诉了赵志高,赵志高领着人上来,把我又是顿暴打,打得我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打完之后,还警告我,再敢高密弄死我全家。赵志高老光棍一个,说得出做得到,我还真害怕了。
等打完了,表哥才出来劝我,说不让我多管闲事,不然的话,他也会进局子,后来又给我拿了两千块钱封口费,我不要还不行,赵志高还威胁我说,不要就弄死我,跟小颖一块处理了。
想起自己全家,又想想张小颖,活人总比死人重要吧,最后昧着良心,我收下了那两千块钱。
让我没想到的是,表哥他们残忍的将张小颖的尸体扔进了黄河里,从那天开始,我每次从黄河边走,都觉着有双眼睛在水里盯着我,使我心里直发慌。
到了晚上,还天天做噩梦,梦里总是梦到张小颖,她穿着红裙站在黄河里冲着我笑,还朝我摆手,好像让我下去陪她一样清泽谱之惠。
每一次,山岸秀匡我都会被生生的吓醒,汗水湿了衣衫。
后来我在电视看到类似小颖父母的人,拿着照片哭着找人,那场面看得我心都碎了。
那两千块钱我一分也敢乱花,买来到纸钱,到了晚上来黄河边烧给小颖,不为别的,只求一个心安。
村里人倒无所谓,日子照常过。
可我这心里总是不安,总觉着要发生点什么事?
七天后,也就是小颖的头七,传说中死者回魂的日子。
村里有些胆小的人,早早就关门闭户了。我心里不安,又去黄河边给小颖烧了纸才回来。
那天晚上风很大,黄河水也很急,好像比平时的水位要高很多,水中一个旋涡接一个旋涡,谁要掉下去蓝蓝路教主,只有一个死。
看到水中的旋涡,就像看到了小颖要把我拉下去一样,我一害怕,就慌慌张张的回村了,在经过村口的时候,我听到赵志高家有打麻将的声音,我知道,这些人不会干别的,只会赌博,我心想,今天晚上小颖来索命才好,一个一个的都掐死他们。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觉,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我又做了一个梦。
我感觉,黑暗中有个人一直喊我的名子,我不知道是谁,就顺着声音找。
可突然间,一双手猛的拉住了我,我猛的抬头,只见一个红衣女子站在黄河边,披头散发,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惨笑声,一个劲的冲我笑。
“下来陪我,下来陪我,我好孤单啊——。”她拉着我的手,竟一步,一步朝黄河里走去。
我心里害怕,不断的挣扎,求她放过我,可她就是不松手,就在我掉进黄河的一霎那,我猛的睁开了双眼,再看额头上满是汗水。
看看表,已经晚上三点多了,我擦了把头上的汗,刚要蒙头再睡。
突然间听到街上一阵大乱,有叫喊声,还有人乱跑的声音。
本来我心里就害怕,赶忙来到外面,只见一个和赵志高在一起的混混,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我一把拉住了他,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他慌慌张张的大叫:“赵,赵哥死了,赵哥死了。”
听到这话,我吓坏了,不会张小颖真来索命了吧。
我来不及多想,慌慌张张的来到赵志高家,只见他家来了不少人,赵志高的尸体横躺在地上,可是他的右手却在旁边的案板上,血顺着案板还往下流呢。
他的嘴上横砍着一把菜刀。把他的嘴,硬生生的给割开了,血流了一地。他二目睁得极大,面部扭曲,脸上满是恐惧之色,似是死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那场面看一眼,一辈子都忘不了,太瘆人了。
但谁都看得出,致命伤是嘴上那一刀,肯定是先砍掉了手,再砍的嘴。
此时,人群中已经议论开了,说什么的都有。
“啧啧,看到了没,这肯定是死那姑娘前来报仇了。”
“这话怎么说?”
“你看吴仁宝葬礼,先砍掉了他的手,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她抓人家姑娘的时候,在人家姑娘身上揩油,用的就是那只手,你说,不该砍吗?”
“可不是咋地,我看也是。”旁边还有人附和。
“看到他那嘴了没有,就是因为他那天晚上胡说八道,还说那姑娘的鬼魂要找来,把人家的鬼魂睡了,你看,这不是把嘴给他砍成两半了吗?”
“——————。”
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多数人都害怕了,生怕下一个死的是自己。
而我,也害怕了,我收了表哥的钱,没去报案,如果张小颖的鬼魂来报复的话,肯定我也跑不了。
到了第二天,村长来了,并没把赵志高的死当回事,找人帮着处理后事。
那天我也去了,不管生前有多大的仇,死者为大;他的棺材就停在他家院里,他家就他光棍一个,没亲人,就几个狐朋狗友给他烧纸。
可到了晚上,一个叫六子的给他烧纸时,突然间院里刮起一阵大风,那风都打着旋儿,也不知怎么回事,棺材下放的长条凳突然断了,棺材猛的磕在地上,由于棺材盖还没上钉,不知是由于惯性,还是恶鬼来复仇,棺材盖整个拍在了六子身上,六子吭都没吭,当时就没气儿了。
本来,村里人因为赵志高的死就害怕,现在六子这一死,村里人就更害怕了。
当然,我也害怕,吓得我晚上都不敢出门了,而且,晚上还不敢睡,一闭眼眼前都是张小颖。
可是到了第三天晚上别让情两难,村里所有人都没睡,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今天晚上该谁死了?。
果不其然,到了半夜,我表哥出事了,我家离表哥家就隔一堵墙,听到声音,我和我妈就去了,不知什么原因,我表哥突然觉着混身奇痒无比,他就挠,最后把皮都挠破了,都不觉着疼。
最后,身上那皮一块一块的被挠掉,谁也拦不住,耳朵和鼻子都被他生生挠了下来。
最后没有办法,找根绳子把他捆了起来送医院,可谁曾想,这家伙力大无比,四五个成年人都按不住他。
后来,他是被捆住了,可不等送医院,他就没气了。
可以说,他是活活把自己挠死的,从他开始挠,到他死,近六个小时,这样的惨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当时我就吓蒙了。
村里的老人知道这事后说,这是鬼扒皮,只有有极大怨气的厉鬼,才会这么做。
我知道,这肯定是张小颖的鬼魂来锁命了,他们一个比一个死的惨,等轮到自己,不定会惨成什么样呢,所以,我决定离开我们村,出去打工。
那天,正好村里的“疯叔”去县里,我搭他的顺风车,他是一个货车司机本名叫赵枫,四十多岁,由于开车太猛,加上他名里子有个“枫”字,村里人给他起了这么个绰号。
当走到一片坟地的时候,也不知什么原因,突然间汽车熄火了,怎么打也打不着。
这两天,村里接二连三的死人,本来我就胆虚,汽车又在这里熄火,再看看旁边的坟地,我就更害怕了。
正在我俩着急之时,一个老头赶着驴车迎面过来,这老头,村里人都认识,他是黄河边的“捞尸人”,村里人都喊他赵老头。
因为我们村边上这段黄河,有个Z字形的弯道,每到黄河的汛期,就会飘来很多死尸,等黄河水降了之后,那些死尸和骨头全挂在漂来的树枝上和石缝里。
老头就会驾着小船,把那些尸体和尸骨捞起来,有亲人来认领的功夫神虎,就会让他们领走,他从来不收费,久而久之,他就成了我们这里的捞尸人。
不过,捞尸这一行太晦气,村里人见了他都会绕着他走,他平时就是扎些个纸人纸马为生,;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他了。
可当他的驴车快到我们近前的时候,突然也不走了,赵老头也没再赶车,而是对着空气说了几句话。
“何必如此执着呢,你想要的结果,未必是你心中所想,还是就此摆了吧!”
说着话一摆手,本来平静的周围突然刮起一阵阵小旋风来,我们俩不禁打了个寒颤。
等老头再挥起鞭子时,那驴车竟走了,同时,汽车也能启动了。
可这时,我们头都冒出一层冷汗。
这会儿,赵老头赶着驴车已经来到我近前了,我本以为他要过去,却不想他下了车曹德淦,打量了我几眼说道。
“钱债易躲,鬼债难逃!唉!”说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就走了动力大亨。
我一听这话,当时就吓坏了,我知道,如果鬼要杀我,我就跑到哪都是个死。
即然赵老头能说出这样的话,想必,他必他有救自己的办法,我来不及多想,告诉“疯叔”我不出去了,便急忙去追赵老头了。
当然,我不会傻着喊他赵老头,就他那岁数,都是爷爷辈的。
我喊他赵爷爷,希望,他能帮帮我,一开始,赵爷爷不为所动,可架不住我苦苦哀求,他这才答应试试。
未完,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