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k线理论地宫 第十八章-ZZ原创故事小屋

地宫 第十八章-ZZ原创故事小屋

“那是面带笑容的背叛,这可能是最坏的事情。”
--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英国第49任首相
大家围过来看我手里面拉着的一截粗绳子。绳子已经很旧了,但是基本还完整。
“也就是在北方,常年气温都不高而且还干燥。要是在南方,这绳子早就烂了。”我高兴得说道。我一边说一边把那绳子又往外拽了拽。那绳子的底部就露出来两个绳结。
“这是那根绳子?”小猪看着我说道。
“对,至少很有可能就是之前咱们找的那根,丁老大用它来测量最终确定的影子的距离。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拿走了,所以我才在之前的那根8米的绳子的地方找来找去。没想到现在出现在这里。”我说道。
“绳子的其他部分还在地下?那这石头?”小猪问道。
“丁老大一个人弄不开这石头。”我拉着绳头,绕着‘犀牛望月’慢慢的说道半个保镖。
“那丁老大到底是下去没下去?”小猪的舅爷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觉得是下去了。”我肯定的说道:“不然这绳子怎么会压在这下面?如果这根绳子是丁老大测量影长用的…”我自言自语的时候北宋枭雄,不禁抬头看了看边上陡峭的悬崖。
“还有一种可能…”我说道:“这石头是丁老大他们进入墓葬后来才掉下来压在这里的。”
“掉下来的?所以丁老大被关在里面了?”小猪说道。
“不确定,不过这不妨碍咱们找丁老大,答案只能到墓葬里面找。我们挖开它吧。”关于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小猪。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而且是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情。太久远了,很多痕迹都消失了,让人很难揣摩。
“现在太晚了,明天我们来挖?”小猪的舅爷一边点起一盏柴油灯,一边说道。
大家点点头,我在‘犀牛望月’上使劲地拍了一下,就走回了营地高艳东。舅爷们在山里生活多年,准备得东西也丰富,所以虽然我从没在山里面过夜过,倒是睡得也很香,可能是我们今天都太累的缘故吧。
第二天一早,舅爷们5点多就起了床。我起来的时候都已经快早上8点了。骂了自己一声懒蛋,看到舅爷们正在熬粥。又往边上看了看。发现了一些之前舅爷们没有带来的装备,我站起身来,走了一圈,盯着一个千斤顶说道:“这玩意昨天没见过啊。”
“你高舅爷今天一早就回了趟镇子。带了这些东西来。”我准岳父说道。
“辛苦舅爷了。”我说道非常进化。
“你可拉倒吧…”高舅爷操着东北口音说道:“你们几个才是辛苦,让我们几个老头拉来这荒郊野岭的k线理论。”老舅爷的眼光有些坚毅,停了下说道:“而且,这边回去不远,那边山上有个小道,就像你舅爷说的,离镇子很近,只是这么多年,我们都没到这边来过,这边废弃后,镇子上也很少有人来。”
“这千斤顶不小啊。”我观察着这件工具,说道:“舅爷您家里还有这玩意?”又有一股疑云在我心头泛起。
高舅爷倒是没感觉到什么,说道:“这是镇上的清虚道德天尊,镇上有大卡车,他们要修车都要自己弄,不然就要去铁力。所以有这种大千斤顶。我琢磨着要撬那块石头,没有这家伙不行,早上就给借来了。”
“嗯。”我点点头,看了眼小猪,小猪瞪了我一眼。我知道她什么意思,因为我处处都在怀疑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她抱怨我。我尴尬的笑了下,也不解释,因为我自己心里面有自己的思路,这思路不容其他人打扰。
我们吃过了早饭刘喆莹,已经8点半了,刻不容缓,不知道这墓葬里面是什么情况。所以要抓紧时间。
“小赵,你下去过吗陶艳波?”我们一边走向‘犀牛望月’,小猪的舅爷一边问道。
众人都不说话,都看着我。我受宠若惊的赶紧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是学考古的,没下过陈大坤。”看着众人的表情,我又接着说道:“虽然是我提议下去,但是我确实没下去过。你们这么看我淘师湾作业网,我也没下去过。不过你们想不想找丁老大啊,想不想找宝藏?想就得下啊。”我看众人还是没反应,接着着急的说道:“下面又没有粽子,别信莲蓬鬼话上面那些东西啦。而且从密文上看,东西就在地宫刚进去的入口处,我们也不往深了走,怕什么黑暗军旅?”
众人嘘了我一声,看样子他们不是很怕的样子,莫名其妙,那刚才看着我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老高,老黄,小赵又在说什么粽子什么莲蓬的,听不懂。这孩子真是不知道下地的危险啊。”小猪的舅爷说道。
我去,听这话头,原来他们有经验啊,弄得我还安慰了他们半天,太尴尬了。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下过墓?”
“没有。”小猪的舅爷肯定的说道。这句话差点把我气翻到地上。没有…,没有你们嘘我干吗?
“虽然没下过墓,但是东北农村谁家没有地窖啊。”老高头打趣地说道:“冬天要藏大白菜的。地窖都不能随便下,打开了口要放上一段时间才能下去,下面有窖气,贸然下去要吃亏的曹思阳微博。”
“我从小就被教育自己不能去地窖玩。”小猪看着我说道。“问你是否下去过是怕你冒失。你还跟大家讲什么粽子…舅爷们也不看粽子的。”
我弄了个大红脸…原来大家是在担心我,我还以为他们想让我打头阵。
“一会挖开了,咱们先让空气往里面走走,咱们再下,老高带了氧气枕头,谁也别在里面呆上太多时间。”老黄头平时不说话,这时候却开了口。
我们都点点头,来到了‘犀牛望月’跟前。
用千斤顶顶起一辆车容易,顶起一块岩石却不容易。因为车和修车场的水泥地面都很硬,可以吃力田玉娇,但是岩石不规则,下面是土地又不吃劲。委实要困难很多。好在这块岩石靠在峭壁边上,又不是完全平趟,而是有一些角度。找了半天,终于找了个角度顶了起来,一边顶我们一边往岩石下面垫上我们捡来的石块,千斤顶一次很难把岩石顶到我们可以把岩石翻走的角度,所以要用石头把岩石垫起来,然后调整千斤顶的位置再往起顶。直到那岩石的角度可以被我们推动为止。
毕竟这岩石只是很小的一块,我估计连1吨都不到。所以忙了快2个小时,我们终于把‘犀牛望月’请到了一边。而‘犀牛望月’的下面,露出来一些碎石。那根疑似丁老大留下的绳子就从这些碎石中来。
我拿起来一柄长铁锹,动手挖开那些碎石,越挖,那绳子露出来的就越多,绳结也都等距离的结在绳子上,让我越来越相信,这东西就是丁老大所留。
人多好干活,不到一个小时,碎石就基本清理完毕了。碎石下面是一条甬道,甬道不宽,也就容纳下一个我这样的胖子,而这条甬道,其实是这峭壁的下面的撒哟娜拉,也就是说这甬道根本就是在峭壁上挖出来的。
我刚要探身进去,一把就被小猪的舅爷拉在了肩膀上。我回头看了看,舅爷沉着脸摇头道:“忘了刚才我说的了?先放一放,等新鲜空气进去了再说,就算进也要带着氧气枕头。”说着递给我一个鼓包的枕头。
我是第一次见这个玩艺。有些疑惑。
“东北诊所里面到处都有这个,5毛钱一个,但是枕头要还回去,镇医务所有很多妃莎。进去的时候把这个胶皮管放在鼻孔里面,要是觉得呼吸不畅,就松开吸氧,记得如果不舒服魏子雅,就要赶紧往外爬。”舅爷看出来我的疑惑,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在外面等了10分钟,大家都猜测着下面有什么。我用手电打着光往里面看。可惜这甬道进去不到3米就拐弯了江南哥,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可以肯定是个人工建筑,多少给我些信心。
10分钟过后,我第一个就钻了进去,进去的时候,我留了个心眼,跟我准岳父说,让他不要进去,一定要守在洞口,万一有什么事情阴符方士,就到镇子上喊人救我们。
进了甬道,倒是比外面强很多,因为外面是个洞,而里面要宽阔许多,我几乎可以站起来走路,过了那个弯儿,翟山鹰又走不到5米,就看到了地宫的大门。
“这比莲蓬鬼话上讲的地宫要简单得多啊。”我跟随后钻进来的小猪打趣道:“我还能听到你爸的说话声呢。”
小猪点点头,再往里走,就走到了地宫大门门口,到了这里的时候熊向辉,甬道就高了些,我可以完全站起身来。
那根丁老大留下的绳子,一直顺着甬道来到地宫门口,这时候我才看明白。这绳子的大部分都在地宫门口盘着,而绳子的另外一端则从地宫大门上绕过延伸到了地宫里面去了。在地宫大门边上的岩石上,钉着一根铁钉,从地宫里面出来的绳子,就被牢牢地拴在这铁钉上。而且看着绳子的绷紧程度,这绳子还在吊着什么。
我还在看绳子,突然听小猪喊道:“哇塞周丽琪,这大门是开着的。”
我们几个都凑了过去,果然那地宫大门是开着的,我顾不上犹豫,也没想到什么危险就钻了进去,三个舅爷也跟了进来。进来以后才发现,那根绳子用来吊起了里面的唯一一根门闩。
我们低头绕过了门闩,进入了里面的一个大厅。进去的时候,我转身叮嘱小猪,让她守住门口,不要再往里面走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身后的老高头喊道:“丁老大?”
我转过身去,发现几个人的手电光都集中在这大厅的一个角落上,就在那角落里面,静静地坐着一个人。
欢迎关注ZZ原创故事小屋,定期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