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戈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labjs吹牛,无须脸红 唐宋大咖之-诗词生态苑

吹牛,无须脸红 唐宋大咖之-诗词生态苑


每个时代,都有它的特质。在唐朝,吹牛,是不需要脸红的。你越吹得天花乱坠,越吹得邪乎,越人气爆棚,越追捧者众。

诗圣杜甫的爷爷就是一位吹牛好手李芯逸年龄。
杜审言、李峤、崔融、苏味道四个人,在初唐时期,被称为“文章四友”僵尸奇兵。
李峤,唐皇李氏宗亲,官拜宰相。“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这首咏景抒怀的《风》,隐约间可看出他的胸怀和能量。
崔融吴栓牢,以文章见长。倒是他以军中书记官的身份出征时,好友杜审言《送崔融》流传至今。
苏味道,是苏轼的祖先。这是苏轼家谱中,比较早有身份、有名望的先人。

武则天时期,苏味道在主管干部考核提拔的吏部做分管副部长,那个时候的杜审言也在吏部供职,只不过是中层干部。这年年底,上交完年终述职报告后的杜审言包雄伟,不无神秘的对同僚道:这下苏部长要死翘翘啦。同事惊诧地问怎么回事,杜审言不无得意的说:看到我的述职报告,写的那么好,苏味道还不羞愧而死呀。

苏味道倒是没有因此“羞愧”死去,依然过着他“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幸福快乐的达官贵人生活蒙托克怪兽。只是打小都希望他“审言”慎行的杜家父母可能失望啦。如此口无遮拦还大言不惭,自然招惹是非。不久,杜审言就因言获罪贬官到偏远的江西。

到底是上天不埋没有才华之人,一番波折后凤囚金宫,武则天召见杜审言于朝堂之上。面试、口试、笔试后,武则天要重用杜审言,并问他什么想法。这时候的杜审言,哪里还有想法,如果说必须要有孟广禄简历,只能是:我要飞的更高!激动得无语凝噎的杜审言,只用手舞足蹈的肢体语言表示他感恩戴德的超级满意度。
人言,吃一堑长一智。是说吃过一次亏,就会长记性,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果真如此,就不应该有“屡教不改”啦。逞口舌之快的杜审言先生,就是很好的例子。
讲真,杜审言还真是有才华:
君王行出将,书记远从征
祖帐连河阙,军麾动洛城
旌旃朝朔气,笳吹夜边声
坐觉烟尘扫,秋风古北平

这是杜审言写给随军出征的好友崔融的《送崔融》,当然朋友饯别鼓励鼓励是可以的。不过,要一个“书记远从征”的小秘书运筹帷幄之中,秋风扫落叶般“坐觉烟尘扫,秋风古北平”大获全胜裕德龄,那也太勉为其难了吧。吹大话,有负担呀。
才华犹如利刃陈玲青,如果与合适的刀柄、刀身浑然一体,不得不说必然是干将莫邪之利器。不然,就可能戕人害己。
屈原,自然是文人墨客极为敬重的一代文学大师;宋玉黑货船传奇,既是战国时期与屈原齐名的辞赋大家,又是中国古代的“四大美男子”之一。但是在杜审言那里,这二位只配做他的马仔、小跟班。“书圣”王羲之,书法何曾了得,简直是了不得张佛恩。但杜审言眼中,他可以教王羲之书法。这就是成语“官衙屈宋”的由来,是贬义词还是褒义词,我是一头雾水!厉害啦,word天。你个逆天的杜审言断风贤。。。
再次贬官,已经病入膏肓的杜审言,永远都是自信满满。奄奄一息之际,文采相当了得、操守另当别论的好友宋之问、武平一去看望他。气若游丝的杜老先生依然豪气干云:我这一生受尽了上天给我的磨难,很无语!不过,话说回来,我要是一直活着,老是压着你们,让你们无出头之日幽灵战棋,也很可惜。如今我快死了,唯一遗憾的是找不到可以和我水平相当的人呀!

许多人总喜欢把失败归咎于上天不公正,把成功归因于自己的努力和才华,这都有失偏颇。实际上labjs,很多“天灾”是由“人祸”开始的,抱怨人祸是可以推卸责任,却不能汲取教训;自我检讨,可能一时痛苦,韩惠淑却有利于重新站起。
杜审言临终抱怨上天给他的磨难,一定意义上是自己“作”下的魔影大唐,无语也许是最好的搪塞。但是临了临了,面对一众好友还是那么信口开河的自信,满嘴火车的吹牛逼,如果我在场,会不会熬一碗热腾腾的鸡汤让他一股脑喝下去呢?

还好,人家真有资格吹牛。在杜审言病逝四年后,其孙子杜甫,杜子美的降生,可能是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吹牛资源。
喜欢我,就请点赞呦
欢迎投稿,投稿邮箱:204404763@qq.com

▲长按并识别上述二维码关注诗词生态苑